一队骑兵突然造访, 亮明真实身份后把守军吓得魂飞天外!

 彩九彩票简介     |      2019-04-13 21:55

眨眼功夫,一行人就到了桥头。“联队长”板着面孔呜哩哇啦说了阵东洋话,“翻译官”又冲哨兵喝道:“冈田联队长问你们队长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出来迎接皇军?”

顾士多正为这事犯愁,突然,一阵战马嘶鸣声传入耳中。他知道,这是九团前不久缴获的一匹日本大洋马正在嘶鸣。

听“翻译官”这么一说,张贺升刚才的疑虑顿消,急忙双脚立正,应了声,转身退下。

这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滴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些不速之客:整齐的队伍,正宗的军服,地道的洋马,威严的面孔,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李麻子吓了一下,只好又返了回来。

这时候,三十多名新四军战士早已手握武器分散开来,占据有利位置,把伪军围了起来。

这队人马难道真的是日本骑兵吗?不,他们是新四军九团官兵装扮的,那个长官模样的人就是顾士多。

张贺升摸不清头脑,连说:“太君,有何贵干?”

但他在江湖上闯荡了几十年,早已“历练”得泥鳅一样滑,心里还在连连嘀咕:这些皇军怎么一个也没见过,来之前也没有通知一声。最近传言新四军打过来了,驻安庆的日军一再严令要做好防范,莫非……”

随着张贺升的一阵吆喝,全体伪军很快集合完毕。张贺升喊着口令,让部下站成三排稀稀拉拉的队形,接着向“联队长”报告,请求检阅。

6月4日下午,前往白虎桥的大路上突然冲过来一队人马,战马上的人都穿着黄呢子军服,身上都背着武器,看样子是一队日本骑兵。他们卷起一路尘埃,直奔白虎桥据点。

“回太君,中队长在队部,我们去报告!”两名哨兵一脸的惶恐。

“队都站不齐,死啦死啦的!”

“联队长”和随员都跳下马来,来到大院内,“联队长”前后左右看了几圈,忽然大怒起来,吓得伪军们大气也不敢出。

“冈田太君”似乎余怒未消,铁板着面孔,挺直身板端坐在高头大马上,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估计连日本人也听不懂的“日语”。张贺升更是一句也听不懂了,只好赔着笑脸,假装恭顺地听着。

“联队长”摆着长官的架势,又咕哝了几句,“翻译”马上说:“太君说叫你们把枪放在地上,后退几步。”

伪军们终于明白过来,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新四军,只好乖乖地举起了双手。面对到新四军战士们威严的面孔、警惕的目光,以及那黑洞洞的枪口,张贺升自知大势已去、无计可施,只好耷拉下了脑袋。

路上行人避之唯恐不及,纷纷往路旁躲闪。但让他们感觉略有些异样的是,这些人脸上不但没有以往见到的鬼子那种残暴骄横、不可一世的神情,反而是和颜悦色,领头的人甚至冲老百姓点头微笑,还让其余人放慢速度。这不禁让路人们为之纳闷。

白虎桥桥头,两名伪军哨兵正伸着懒腰打哈欠,突然发现来了一队骑兵,一下子慌了神,有些不知所措。

“快点!快点!到大院集合,谁他妈的慢了,老子就毙了谁!”

“混蛋!干什么去?冈田太君有重要军务指示,你不想要脑袋了吗?”这一幕,早被“翻译官”看在眼里,对着那家伙大声呵斥道。

陆应明接着说道:“不要害怕,新四军优待俘虏!”

“报告!前方白虎桥方向发现日伪军据点……”

众人一听都赞不绝口,陆应明更是连声说道:“好主意,好主意。”

顾士多当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休整,并召集干部们商讨对策。如何顺利跨过白虎桥据点这只“拦路虎”,成为当前一个极为紧迫的问题。

想到这儿,张贺升立即朝身边的亲信李麻子使了一个眼色,那家伙会意,马上转过身来,准备返回据点往安庆城打电话核实一下。

“混蛋,那还不快去报告!皇军有重要指示!”“翻译官”话音刚落,其中一名哨兵就一溜烟跑了进去。

伪军们不敢怠慢,马上把枪放下,后退站好。之后,“联队长”走到张贺升面前,一下子卸下他的手枪,用枪顶住他的脑袋。

这时,只听“联队长”一声断喝:“老子不是太君,是新四军,都举起手来,缴枪不杀!”刹那间,四周新四军战士手中的枪也全都指向伪军。

“翻译官”大老远就一声断喝,两个哨兵愣在原地,一个劲点头哈腰。

团部参谋人员和各营连干部针对这一情况,七嘴八舌纷纷发表意见。顾士多一边静听众人的发言,一边思忖着:强攻肯定不行,这里距安庆城太近,枪声一响,日军马上可赶来增援。既然这帮伪军民愤极大,何不顺手牵羊消灭他们,为民除害呢?不过,要打还不能用枪,看来只能智取。那么,在时间这么紧迫的情况下如何智取呢?

“驻安庆司令部已接到报告,新四军小股部队已到了皖南,冈田联队长奉司令长官的命令,这次是专程前来巡察军务的。为了确保检阅的真实性,司令长官特意嘱咐我们不要向各地提前打招呼。冈田太君命令你们,马上全员集合,在院内接受检阅!你们这儿有多少人,太君是知道的,检阅时一个也不能少……”

距离白虎桥不到一里地的时候,顾士多下令策马徐行,让陆应明走在最前面,耀武扬威地朝白虎桥据点走去。

就这样,新四军兵不血刃,一枪未发,白虎桥守敌就全部束手被俘。当天晚上,顾士多率部顺利通过了白虎桥,战士们押着俘虏,带着战利品,士气高昂,继续进军。

“哎哟,我的妈呀,这是咋回事?”这一声怒喝把张贺升和一帮伪军顿时吓得魂飞天外,浑身筛糠。

想到这匹马,他顿时眼前一亮,便对与会干部们说道:“现在我们有日本人的大洋马,还有几十套以往缴获的日军军服,作战参谋陆应明等几名同志还会懂点日语,我们何不……”

部队行进中,顾士多忽然接到侦察员的报告,前方十里外、部队前进的必经之地白虎桥,驻有日伪军一个中队,约为30余人,不但火力配置非常强,并且把守极严。伪军头目张贺升系土匪出身,后投靠日军,是个罪大恶极的家伙。

1938年5月,新四军第四支队第九团团长顾士多率部在安徽巢县蒋家河口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之后,继续向皖南地区前进,并于6月4日凌晨进入了安庆县境内。

“妈的,你们连皇军联队长都不放在眼前吗?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原来,会议结束后,顾士多当即挑选了三十多名精干的新四军战士,化装成一个日军小队,顾士多扮作日军联队长,陆应明着便衣扮作翻译官,向白虎桥伪据点挺进。

此时,张贺升正和小老婆蜷曲在一起抽着大烟,听到哨兵报告,蓦地一惊,赶紧屁颠屁颠跑了出来,向“皇军”连连点头哈腰:“实在不知太君大驾光临,失迎,失迎,欢迎太君前来训示……”